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芣成爱嘚情沧海紫蝶原作0a

2019-02-03 04:47:28

前言: 我和灿上辈子结了缘,在擦肩而过的时候,彼此微笑了一下,这一笑就注定了我们这辈子会有这么一段不成爱情的感情纠葛,可因为我们彼此笑过后就各走尘路,所以也注定了我们这生不会有结局。 春光明媚,古城经历了一场春寒的洗礼之后,气温急剧上升,凝望天空的湛蓝,眼前突然就会出现灿的笑脸。博客里还存有灿的照片,也只是会偶尔的进去看,那一个个笑脸早已不见了,上了锁,可还是免不掉回忆。有信息发进“分手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勇气再爱!”我漠然,不会再去爱,因为我的爱已经随他而去,从此,只会做沧海边观望的蝶!不知道那算不算枷锁,如此沉重不堪。初恋失败,忘记微笑的时候,就遇见了灿,他笑着说:你应该去郊外走走!我看着他,他的眼里是少见的明亮。对于灿,我想也许到后来我是真的爱了! 08年的春季,风和日丽,和他一起去了郊外,在香积寺内的佛前跪拜很久,喧嚣的心终于有了安静。在动物园门口次看到宽广的湖面,映着山水春花,分外妖娆,也是那时看见了大金刚高立的宣传牌,然后我傻傻的说:哦,大金刚就是大猩猩!阳光灿烂,湖边山花烂漫,灿说“桃花开了我们再来”。徒步旅行让我沉闷的心情晒够了阳光,拍了照片来作纪念,也许这样能让那些个开心成为永恒! 我们一起在街市上买了菜,次吃他做的东西,心里感动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在想难得他有这样的厨艺,这样的男子以后会不会是一个可以靠的住的人?闭上疲惫的双眼,靠在他的肩头,就那样睡去了,车到站,他拉了我:睡糊涂了,应该从这边走!我揉着朦胧的双眼,看见他甜甜的笑,我能感觉到他的细心和温暖,那种错觉让我差点以为自己和昆在一起,那个曾经叫过我老婆的男孩子。 灿笑着说他以前的她有多么温柔,他们在一起有多么开心,可还是没有走在一起!我静静的听着关于他的故事,在心里微笑,瞧,这也是被爱伤了的孩子,他也是那么需要一个人去疼爱。 我纵然知道灿不是他,而灿也明白我不是他的她!我们不过是两个在行走的路上受了伤的狐狸,在路上偶遇,然后相互舔疗伤口罢了,给予彼此的仅仅是一丝温存和感动!我们说好了要做的朋友,我常常呼喊他“哥们”,我们也真像哥们一样出进,我们也谈论感情,我说再谈爱情,只看现在,不想以后。他看着我微笑,可其实我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了勇气再去爱! 约了阿霞和他的男朋友去诳,公园的草坪上,湖边的长椅上,我们四个像顽皮的孩子打闹嬉戏,照了很多微笑的照片,很久没有过的开心,让我忘记了自己原来只是一个人,那天真很的见鬼,灿干净明亮的笑容总是时不时让我把自己跌进去。 回家的火车开动,灿在火车站外发进短信“丫头,我喜欢上一个叫清子的女孩,怎么办?”我看着短信,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晚上灿发来信息“我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我。”我曾经说过,只做沧海边观望的蝶,打了字:有些话不说比说出来要好!然后我安然的睡去。 灿很快回复了过来“丫头,我想对你说,愚人节快乐!”我像被电触了一样,身体哆嗦了一下,很快,鼻子越来越酸……是的,我没有忘记今天是愚人节,可我没有想到灿用这样的一个谎言来给我庆祝节日,今天是愚人节,可是灿不该用这样的话。 被人戏弄的感觉真的很难受,我怎么也接受不了这一条谎言。阳光暖暖从窗而入,睁开眼,枕边潮湿一片,我开始害怕,灿只是我的哥们,他只是开玩笑,可我怎么会因为他的行为哭了,我怎么会如此在意?!回到那个城市的时候,阿霞责怪灿的短信太过于伤人,灿委屈的看着我们“那只是一个玩笑,愚人节嘛!”后来的后来,我常常想起他的话:“那只是一个玩笑。”可是灿,你知不知道,正是因为那只是一个玩笑,才过于伤了人!我很快忘记了那个玩笑,我们依旧像哥们一样疯,我知道灿仅仅是我们的哥们。 我和灿经常褒粥,费严重超支.有天他打来说:丫头我准备去移动营业厅,把我们的号码绑定设置成情侣卡,你说好吗? 我听着灿的声音,傻傻的乐,他说办情侣卡…… 每个很晚的说什么。阿霞看了看周围,然后低声说:“灿和她分手了。”我惊了一下:“为什么?”阿霞继续说:“那个女孩以前的男友找回来了,他们又破镜重圆,所以和灿分了。”我淡淡的“哦”了一声,这个结局,我当做不知道。 灿有很久没有再联系我,直到我的生日前夕,他说要送东西给我,里,我们都没有提起我和他还有那个女孩之间的事,我只是说:“如果你真要送,那就买个芭比娃娃给我就好了。” 灿是学医的,因为忙碌于学业,他没有时间把礼物带给我,所以我再也就没有见过灿,后来有次,我接到他的,他说很抱歉,还欠我一份礼物,还说他被分配到那个医院实习了,等有时间一定补了礼物来看我。那是我们一次联系,后来我丢了,连同他的号码一起丢失了。 09年的春天来临,我独自走在马路边,突然就想起一年前的这个月,我和灿出去郊游的那些画面,不知道灿现在在那个角落,不知道他会不会想起一年前的三月,更不知道他是不是记得他曾经的承诺:桃花开时要带我去观花的。 我想即使我和灿再见面,也不会将那个承诺兑现,因为我的手已经被另一个男孩子牵在手里,尽管他不会叫我丫头。而灿,也应该已经有了她心中真正的丫头了吧!

冷凝锅炉公司
广州防尘试验箱
江苏抛丸机批发价格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