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养生

进城门坎太高大城市少见便宜药

2019年04月08日 栏目:养生

进城门槛太高大城市少见"便宜药"“今年1月份,老药专柜进货290多个品种,可现在仅剩130余种了。”北京老百姓大药房部长黄蛟龙近日对说。

进城门槛太高大城市少见"便宜药"

“今年1月份,老药专柜进货290多个品种,可现在仅剩130余种了。”北京老百姓大药房部长黄蛟龙近日对说。黄蛟龙所说“老药”即大伙儿常提的“便宜药”,虽然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未对“便宜药”具体定义,但一般而言,价格在5元以下的药品俗称“廉价药”。

买不到“便宜药”、“便宜药”断货的现状不断被媒体披露。可在北京、山西、湖南等地对“便宜药”进行跟踪采访后发现,“便宜药”仅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大城市断货,而2三线城市和农村依然能见到“便宜药”。

大城市少见“便宜药”

“每袋五元的复方阿司匹林片,1月份就销售了5000袋,可2月份就采购不到了。”黄蛟龙说,不少人都问什么时候能有货,但是至今配送系统中找不到它。

买药的消费者向老百姓大药房执行总裁石展反应,他们急需像阿莫西林、酵母片、氯霉素眼药水等药品。石展说,这些药品中,多数是国家发改委宣布降价的药品。可他在采购时才发现,70%的“便宜药”、尤其是“降价药”早已没了货源。因此,老百姓大药房在全国很多门店开设“老药专柜”,希望将正在消失的“便宜药”请回来。

“可没想到的是,专柜不久后也开始缺货了。”石展记得,今年国家发改委第21次降价后,老百姓大药房门店仅一天时间内,上柜的120多种老药就有41种断货。

“我们找呀找呀,终究在这儿找到了每袋三毛钱的三黄片。”正在老百姓大药房买药的张大妈对说,现在市面上见不到的干酵母片、维C片,这里都有。但是,从北京的零售药店了解到,除了老百姓大药房、天天好药店在大批量销售“便宜药”外,北京嘉事堂、金象、医保全新等药店里只零星地散落着“便宜药”。

与药店难寻“便宜药”一样,大医院里也很难见到“便宜药”的身影。北大医院、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等3甲医院的药品目录里,找不到对乙酰氨基酚片、复方罗布麻等药品。在北京宣武医院就诊的姚先生告知:“拉肚子,我想用青霉素。可医生说,青霉素早就没货了,只能用头孢(青霉素的高端产品)了。”

藏身中小城市

老百姓大药房采购总监郭波认为,“廉价药”的断货主要在于企业停产。其实不然,了解到,仍有不少企业在生产“便宜药”,只是这些“廉价药”多愿意往中小城市跑,而且某几个品种的销售业绩还不俗。

万民药店是太原的一家大型连锁零售药店。山西开元制药有限公司的牛黄上清丸每盒两元、藿香正气胶囊1.39元/盒、人参健脾丸2.3元/盒,山西太行药业的对乙酰氨基酚片(100粒)1.5元/袋、清开灵口服液五元/盒、板蓝根颗粒每9袋两元,天津太平洋药业的醋酸可的松乳膏0.7元/瓶,广东五洲药业的干酵母片(80片装)0.5元,这些“便宜药”全摆在万民药店的货架上。

“每袋一元的维C银翘片,卖得很好。”太原一家药店老板告诉,药店从广东进来了每袋一元的维C银翘片,没想到被消费者一抢而空。因此,她赶忙同企业联系,要求大批量进货。

在承德一家药店里,见到了山西亚宝0.3元/袋的3黄片、0.35元/袋的牛黄解毒片。在石家庄神威大药房里,北京曙光药业公司1.2元/瓶的维生素片、石家庄欧意药业1.9元/袋的盐酸小檗碱都能找到。在辽宁省康平县两家卫生院的药品目录里,八元以下的药品占了药房药品的65%左右。

山东鲁抗医药股份有限公司的一名销售总经理得意地告知,河北1县城的村医使用鲁抗每支0.5元的青霉素,一个月能走四箱。“廉价药在边远地区深受欢迎。”

“我们的3黄片在山西吕梁地区、陕西等地卖得非常好。”山西亚宝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许振江这样告知。

“进北京太费力了”

大城市短缺“便宜药”。如此巨大的市场潜力咋没被药企们相中?

“村医用青霉夙来治病,而北京的大医院因为用它们要做皮试,因而不愿意使用。”鲁抗医药的那位销售经理告诉,北京某三甲医院使用0.5元/支的青霉素,一个月才两箱,不及一个村医的用量。他认为,这样的使用状态,企业在大城市里销售青霉素难以保持销售成本,肯定不愿意进城。

山西开元制药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建平给讲了一件往事。去年,开元想往大城市扩展业务,首先看中了北京。李建平认为,自己的药虽然牌子没同仁堂响亮,但质量不一定比同仁堂差。因此,他们满怀信心地进军北京。

“可到北京遇见天津达仁堂的一位销售商后,我们转身就走了。”李建平说,在九洲通医药商业公司里,那位愁眉苦脸的天津人告知他:“进北京太费力了,北京人只认同仁堂,因此销售事迹不好。花了70多万元宣传费,还打不进北京。”出于本钱斟酌,他们撤离了北京。而上海市场排外性更强,外地企业根本不闻不问。

除了地域群体的药品消费习惯外,“廉价药”的本身原因也限制了其发展。

山西太行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林葆说,企业属于长治地区的老国企,产品质量有保证,周边不少消费者都指明要买太行的药品。“因此,太行产品的主要销售范围在长治地区,产量在当地就全消化掉了。”

亚宝的董事长任武贤也告诉,“廉价”既进不了大医院、也进不了大城市,因此企业对它的定位锁定在2、三级城市和农村。

“现在做啥都需要广告,‘廉价药’利润薄,我们不可能为它做广告。”许振江告诉,每袋0.3元的三黄片只赚四分钱、每袋0.28元的牛黄解毒片利润仅三分钱。低利润注定了企业不可能为其投放宣扬费用,当然市场的认知度便低了。而且,打入大城市的费用太高,投100多万,也不一定能见效。“‘廉价药’销售,全靠老百姓的口碑一人一人地传颂。”(:曾亮亮刘翔霄刘璐璐)

气虚月经不调食疗方法
经期延长怎样调理
月经不调痛经吃什么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