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黄愈丰为蓝营在南台湾寻求发声渠道

2019-03-16 07:47:57

黄愈丰:为蓝营在南台湾寻求发声渠道

台海6月11日讯 (海峡导报燕子林静娴)海峡论坛举办到第三届,台湾嘉宾之中有不少人已是“三朝元老”。黄愈丰就是其中一位,每年海峡论坛,他都带着不同的南部人士跨海赴会。其实,他的本职工作是台湾FM87.5电台的政论节目主持人。2000年国民党意外丢掉执政权,黄愈丰“痛定思痛”,冲进电台当了主持人,为蓝营在南台湾寻求发声渠道。台湾南部被绿营电台包围,黄愈丰却在这样的环境中努力发出不同的声音,他形容像他这样的人很“稀有”。本期“对话台湾名嘴”的嘉宾,就是这样一位在“绿地”种植“蓝花”的电台主持人。

“冲冠一怒”为“蓝颜”

导报(以下简称记):您在南部做电台节目多久了?

黄愈丰(以下简称黄):前前后后有十来年了,从2000年国民党在选举中意外丢掉执政权开始吧。

记:你个人的职业选择跟这个事件有关系吗?

黄:当然有。我虽然大学是念广播电视专业,但以前的工作是做市场行销。2000年国民党失去执政权之后,这件事对我触动很大,那时我就开始考虑进电台的事情。当时国民党3月选输,我7月就去了电台主持节目,是希望借这样一个媒体渠道,做一点事情。

记:您在电台主持的是什么样的节目呢?

黄:南台湾的电台在时事评论这一块,是以绿营的声音为主,那我也主持评论节目,但观点不一样,算是稀有动物啦。以台湾的定位方式来说,FM87.5设在屏东,台南和高雄也收听得到,比较算一个宗教类的电台。那宗教节目是没有政治性的,节目的听众是比较中性的,所以我们的定位就是争取这部分的选民。

记:那在节目中,您要用什么方式去展现跟绿营电台不同的声音?

黄:在形式上,我们花很多时间开放给听众来call-in。跟名嘴、专家进行连线,请他们就一个主题,用闽南语来跟我们做个10分钟的讨论。这个考虑主要是为了贴近听众,让他们从形式上面比较能接受我们的节目,然后或许会认可我们的观点。之后就把时间留给听众,让他们打进来,讲他们的看法。

记:什么样的方式南部民众容易接受?

黄:不讲好话也不讲坏话,我们只讲实话。把政党色彩降到,这样可以限度地争取听众认同。这算是一种在南台湾比较有效的发声管道,蓝营应该更多去培养。

记:对您来说,选择电台这种媒体的特质是什么?

黄:电台都是live(直播),每天都要准备主题,但是比电视要轻松。因为节目的这种特性,我每天有一半时间在跟听众做对谈,有时也会针锋相对。但我对自己的立场和论述有信心,所以不怕跟听众针锋相对。

部分南部选民“耳听为实”  记:常常听说电台在南部的影响很大,是这样吗?

黄:南部有三成多的选民,是不看文字的,但他们会听,听各种传言、耳语,然后互相传来传去,长年累月,捕风捉影的东西就变成他们深信不疑的消息来源。

记:以听到的做依据?

黄:是的。岛内选举时喜欢打文宣战,用很多文字的东西来宣传自己。但在南部,这种没有用,选民不理睬,他们宁可相信自己从邻居或别处听来的一耳朵传闻。

记:为什么会这样?

黄:跟媒体有很大关系。民进党是天天让南部民众吃“三明治”(谐音),就是三立电视台、民视和自由时报,做倾向性报道。

记:那南部选民如何看待两岸交流?

黄:少部分民众长期受绿媒影响,在两岸部分会自动切割,也就是关于大陆的事情,不听、不看、不闻、不问。某些媒体在选择大陆时有所偏颇,并且强化夸张,这种在南台湾比例更高。绿营长期通过这种方式训练选民,让他们对大陆带有敌意、老死不相往来,这是民进党在政治上的动力所在。

记:这几年有没有改变?

黄:近几年,南部基层开始感受到了一些变化。我一个朋友,去年代表民进党选过乡里长,我发现他就跟以前不一样。因为他会跟我说,ECFA签了哦,农产品采购真的有在进行。那我们也不用去点破他,让他们自己去感受,去观察。

民族感情是交流动力

记:海峡论坛几乎完全是两岸的民间交流,这种方式您怎么评价?

黄:我们可以先看两岸人员交流的一个基本情况,每年来往两岸的台湾民众有七八百万人次,但是就人数来说。来往两岸的台胞很多时候是同一个人,多次往返。那再具体到南台湾,有来过大陆的台湾民众的范围可能就更窄。

记:所以民间交流活动的意义就在这里。

黄:是的。从我的听众情况来看,我觉得南部还是需要对大陆有更多了解。我个人的部分,可以澄清的就多讲多说。那从组织角度来说,像海峡论坛这样的活动,就可以再多一些对南部民众的邀约。另外近两三年,大陆的参访团来得也多,在南台湾也尽量多互相接触,这些都是会有影响的。民众之间认识之后,慢慢就变熟了,这样的方式就挺好。

记:您自己这已经是第三次带队来参加海峡论坛了?

黄:海峡论坛三次都有来,这次主要是做特色庙会、小吃和产品展售。另外也有特色乡镇交流,高雄有几个区的代表,我是领队。组委会希望能往南、往基层方向互动,我觉得这几个方向是OK的,活动方式上可以再多元一点。在我的部分,是每次希望都带不同的人过来,让南部更多的民众来参与这个活动。

记:这次您过来,有没有什么期许?

黄:台湾居民绝大部分跟福建都很有渊源,我在两岸间走了几年之后才想到说,我的祖籍是那里呢?跟福建的一些乡镇有了交流之后,我找到自己的祖籍原来是漳州云霄。那这次来福建,我是想找机会回祖籍地逛逛。这其实是以小见大,有了了解之后,就可以回过头来看看,对两岸间的这种联系有更深入的理解。

记:您这么努力地在做两岸交流,动力在那里?

黄:我们还是有民族主义的想法,那政治上的分歧,可以通过双方的智慧去解决。但两岸同一个民族,和平交流、交往,才是多数民众愿望的事情。


牛油果苗
云南镀锌管
复利游戏开发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