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分级诊疗的驱动力在供给方而不是需求方

2019-01-11 21:54:00

【编者按】分诊医疗看似美好,可从英国、法国、加拿大等国的经验看,问题也是层出不穷。我国真的适合分级诊疗制度吗?是奉行拿来主义还是根据实际情况重塑?会不会重蹈英国、法国、加拿大这些国家的覆辙?

本文发于刘伟奇,作者伟奇;经亿欧大健康,供行业人士参考。

(一)

当患者症状明显,身体不适,诊断不明的时候,肯定希望去一家医院解决所有问题;如果医疗费用差不多,患者肯定希望对接等级更高水平更好的医生;所以分级诊疗的驱动力从来都不是来自需求方。

实行分级诊疗的原因是优质医疗资源长期不足,供给方才不得不建立分级诊疗系统以应对需求。驱动分级诊疗的力量主要分成两类:政府和市场。

政府:由于医疗带有强烈公益性色彩,往往政府出面来组织医疗机构,通过行政制度或国家医保规定来实现分级诊疗。代表国家如英国、法国、加拿大。

市场:市场力量来自于两类机构:市场化的医疗机构和医疗保险。医疗机构医护资源是有限的,为了扩大自己的服务覆盖范围,势必采取类似“总店—区域中心店—卫星店—社区店”的方式运营。将日常小毛病和疑难杂症分离,用全科医生处理日常小毛病,用专科医生处理疑难杂症。医疗保险则希望建立不同层级的就医络,覆盖不同区域不同疾病的患者,控制医疗费用。代表国家如美国。

(二)

英国执行的是享誉全球的国家医疗服务体系(NHS)。患者看病,必须先经过社区门诊的家庭医生首诊,90%的疾病会在家庭医生层面解决。若存在家庭医生无法医治或急症的情况时,才可由家庭医生替患者向上预约转诊。后期患者若病情得到治愈或缓解,则必须要向下转诊进行康复护理。

英国实行严格的分级诊疗制度,限定公民除急诊危重症外,接受上级医疗必须经全科医生转诊,否则不予支付,医院也不直接收治。患者如果不去看全科医生,就只能去高消费的私立医院。

NHS的资金主要来自于税收,其中一部分支付患者在医院就诊的所有费用,一部分支付患者在社区就诊的所有费用,剩下一小部分用于卫生部使用。患者无就诊费用的支付压力。

法国与英国模式类似,居民必须拥有家庭医生,看病必须在家庭医生处首诊。若存在无法医治或急症的情况时,才可由家庭医生替患者向上预约转诊到公立或私立医院。

法国国家医保占据主导地位,国家强制国民加入公共保险,有经济能力的人可选择再购买补充医疗保险。公共医疗保险提供70%的报销额度,补充医疗保险根据医疗服务完全或部分支付剩下30%的费用。

同样,加拿大的分级诊疗模式与法国类似。

英国、法国和加拿大三个国家的分级诊疗体系,将大部分医疗需求留在家庭医生层面解决,控制了医疗费用,减少了患者支付压力。但这三个国家也有共同的问题:

1.随着人口老龄化,医疗需求持续上涨,国家财政压力过大,国家不断对公立医院和家庭医生施压,医护人员工作压力大,人才流失;

2.人才流失进一步导致医疗资源不足,患者看病等待时间过长,按目前趋势,英国预计2020年家庭医生的首诊时间要等待3周,而法国和加拿大的看病周期也极为漫长。

而美国走的是真正市场化主导的道路(非中国的半市场化)。美国首诊也要从家庭医生开始,若存在家庭医生无法医治或急症的情况时,才可由家庭医生根据患者购买保险时所提供的医生和医院名单,进行向上预约转诊。后期患者若病情得到治愈或缓解,则要向下转诊进行康复护理。

患者在加入一个保险计划时,保险公司通常会为受益者提供一份医院和医生的列表,将医生、医院分为三类:核心络资源、推荐络资源、非推荐络资源。三类医生、医院对患者来讲,费用有明显差异,其中,核心络资源收费,非推荐络资源收费,从而以价格差引导患者转诊。

目前中国走的分级诊疗道路,更多的是由政府驱动,借鉴了英国等国家的经验,但一个已经被打破的分级诊疗,是否能用拿来主义的方式重塑起来?会不会重蹈英国、法国、加拿大这些国家的覆辙?值得深思。

期货配资
实木运动木地板
青岛发电机出租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