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活得不快乐柏杨遗孀服药过量送医

2018-10-30 12:12:57

活得不快乐 柏杨遗孀服药过量送医

自柏杨去世后,张香华(右)的情绪一直都很低落。图为张香华与柏杨的合照(资料图片)

台海5月24日讯 柏杨遗孀、诗人张香华,廿三日中午被友人、邻居发现服药过量昏睡不醒,紧急送至耕莘医院新店分院急诊室,目前虽在加护病房接受观察,数截至发稿前昏迷指数维持四至六,所幸生命迹象稳定,听见亲友呼唤仍有反应,也不须进行洗胃灌肠等侵入性医疗处置,住院数天即可回家休养。

六十九岁的张香华目前独居在花园新城揽翠楼,据友人透露,自从柏杨去世之后,她就一直失眠,经常无法入睡,只能靠服用安眠药度过。

主治医师向媒体证实,张香华近这阵子确实有服安眠药,只是剂量非常轻,每次只吃一粒;这次服用剂量增加,且是两种药混用。其中一种若不符合体质,就容易有自杀的念头,但情况如何,尚待进一步追查。

中时电子报报道,张香华好友透露,张香华昨天下午一点多,打给友人,表示她活得不快乐,留了一张纸条就服药躺到床上。友人接到后,警觉情况不太对,于是赶到她家,请来锁匠把门打开,发现她躺在床上身体虚弱,马上通知消防分队处理,并请求一位刘姓邻居前来帮忙。

张香华醒来后,表示她很怕被媒体吵,很想回家,可是医师认为她身体虚弱,需要多休息,因此暂时安排她住院治疗。

邻居们则表示,张香华自柏杨逝世以来心力交瘁,忧郁倾向加剧,加上她受眼部黄斑部病变的影响,视力每下愈况。十七日柏杨骨灰进行绿岛海抛仪式之后,张香华打给友人时,常透露出“我活够了”、“再活下去还能有多久”、“身边的人陆续都离开人间,我自己一个留在世上有什么意思”之类的消极讯息。

不过,由于张香华生性倔强,不喜也不惯向人透露心事,众人以为她只是过渡期的喃喃自语,没想到是她发出的求救讯号。

经常协助张香华整理柏杨文献的邻居杨美智表示,廿二号晚间八点,她才刚探访张香华离开,并不觉得有任何异状。

同为邻居的警察大学外事系教授叶郁兰,则是稍晚在廿三日凌晨十二点多接到张香华的,在中,张香华说想在廿三日想到高雄去散心;叶郁兰没多想,廿三日上午打给张香华,但却一直无法连络上她。叶郁兰询问管理员,管理员也没看到张香华出门。同为邻居的电影评论家高肖梅,进一步发现原本让亲近朋友使用的备钥不见踪迹,几位姊妹淘于是开始着急。在按门铃未获回应之下,找来锁匠破门而入,才发现张香华服药过量,在床上昏睡不醒。她们紧急通知同为是邻居的政大历史系教授刘季伦,并叫救护车将张香华送到医院急救。

据了解,张香华十五日已经与柏杨的五位子女达成协议,慷慨将柏杨原本交由她全权管理收益的柏杨作品版权,部分交还柏杨子女。

远流出版董事长王荣文透露,当时柏杨宠爱的女儿,小名佳佳、旅居澳洲的郭本明,还感动的说道:“爸爸无情,阿姨有爱。”目前张香华由她前一段婚姻所生么子林蔚川负责照顾。

深圳百度推广电话
水上游乐设备
推拉力计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