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历史

法國画家海外传播狆國文化

2019年01月31日 栏目:历史

法国画家海外传播中国文化环球     编者的话: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对外交流的增多,在海外传播中国文化的外国人,由原来的驻华官员、汉学家

法国画家海外传播中国文化

环球     编者的话: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对外交流的增多,在海外传播中国文化的外国人,由原来的驻华官员、汉学家、从事对华贸易的商人等逐渐变成了很多普普通通的外国人。他们的名字也许不为人所熟知,他们的影响力更是有限,但他们在中国文化海外传播过程中依然起着独特的作用。中国文化在这些海外传播者的眼里究竟什么样?在他们眼中,什么样的中国文化,什么样的中国文化推广起来困难呢?

高醇芳作品

一只小蚂蚁拖扛着一根大稻草,一根稻草有稻粒,一根没有。这是法国着名画家高醇芳1985年画的两幅自画像,她以此来表达在海外传播中国文化的艰难。高醇芳对此的注释是,“来法十年,特别是近年来,为举办一些中国文化活动到处奔走,颇有蚂蚁奋力拖物之感……亦不知为拖草一根徒劳无益,或为搬穗一颗因劳得果。幸有李老可染先生赐字一幅‘天道酬勤’。此乃白石翁语借以自勉自慰。”

手把手教摩纳哥王妃学书法

高醇芳的艺术人生也是她传播中国文化的人生。旅居巴黎30多年来,她一边从事艺术创作,一边致力于中国书画和中文的教学工作。借精通法语和英语之便,她在法国和其他国家已进行过数百场中国书画和中文讲座。法国的一些政要、名人、明星,以及摩纳哥王妃格蕾丝凯丽等都曾向她学过绘画、书法和中文。一提到王妃,她就眉飞色舞地说:“我曾手把着手教她写毛笔字。王妃学习非常认真。在一堂课上,我讲解说,因井水太硬,河水不干净,古人常集雨水研墨。后来我再去格蕾丝家时,她居然真的收集了用来磨墨的雨水。”

为了更好地发挥法中文化交流的作用,1984年高醇芳创办了法中文化协会,通过各种讲座和电影放映,接待各种文艺表演团体,将中国的电影、文学、书画、音乐、舞蹈、杂技、建筑、烹饪等介绍到西方国家。这位老人在翻译电影或戏剧时十分认真,她甚至请来6位法国人帮她翻译。她先讲述故事的梗概,大家用不同的法语说法甚至古法语来进行翻译,从中选择能让法国人理解的说法。由于高醇芳对法中文化交流做出了突出贡献,2000年,巴黎市长曾授予她金质大奖章。2001年,法国政府授予她学术教育骑士勋章。

把中国的美介绍给世界

这些不凡的贡献来自于高醇芳独特的人生经历。高醇芳的父亲高士愚曾留学于英国,是一位子承父业的纺织工业家。母亲是英国人,曾是宋庆龄的密友。抗战时期,父母曾都是“保卫中国同盟”的主要负责人,为中国的救亡运动做出了贡献。当时就读于上海第三女子中学和复旦中学的她,琴棋书画样样精通。1975年,她只身来到巴黎。在这个艺术之都,高醇芳没有去学西洋油画,而是在宋庆龄的关怀下,并受到鲍亚晖、程十发、徐邦达、李可染、刘海粟、范曾、吴作人等人的关心,继续研究和创作中国画,并从此开始了她致力于弘扬中国文化的不归路。

经过不懈的努力和默默的追求,自1977年起,高醇芳在法国、荷兰、中国、摩纳哥等分别举办过画展。一些权威人士和名家给予了高度评价,法国吉美博物馆中国馆馆长让保罗德罗士先生在观看了高醇芳的画展后,这样写道:“有愿望认识中国的人,往往很快就感到自己迷失在浩瀚的而又充满矛盾的资料堆中。中国,千貌万象,难于概括反映。在这种情况下,高醇芳的作品正是为我们消除了障碍,成为敞开于昨天和今天的中国,一贯的中国之窗户。实际上,我们的向导为我们揭开的是另一种民族精华,更富有感情同时又更为基本。”法国着名的电视文化节目主持人贝尔纳皮沃称高醇芳的画给世界带来了“中国的优雅和中国的美”。

高醇芳用她的画笔给西方世界留下了深刻的中国符号和中国印象。专门出版绘画大师作品的法国阿藏出版社,将高醇芳的作品与世界绘画大师,如达芬奇、米开朗琪罗、莫奈、梵高和毕加索等的作品刊登在同一页加以介绍。该出版社从2003年以来连续出版高醇芳的中国画,形式包括明信片、贺卡、画片、日记本、印有英法德西四种语言的挂历等,目前世界总发行量已达20万份。

高醇芳用自己的行动诠释了中国文化需要走向世界,也能够走向世界。她认为,中国文化走向世界不仅能提升中国的整体形象,同时对建立和谐世界将会产生积极的影响。她一再提醒,现在要走出一个误区,不要什么都学外国的,更不要认为外国的月亮比中国的圆。根本不应该妄自菲薄,因为中国文化是世界文化宝库中的瑰宝,曾对世界的进步做出过重大贡献。

高醇芳告诉,中国文化走向世界的途径应该是全方位的,但要想使中国和中国文化被世界更多地了解,首先必须加大汉语在世界上的推广力度,多多将中国文学作品翻译成外文。其次中国文化走向世界需要强大的资金支持,法国许多文化项目都是由国家直接拨款,企业慷慨解囊。除了国家应设立专项资金外,中国企业家要有文化意识,要立足长远与中国文化人联手打造通往世界之路。

谈到传播中国文化的艰难,高醇芳深有感慨地说,“20年后如此状况仍无多少改观,这也许正是中国文化走出国门亟待解决的问题。当然我很高兴地看到,现在各种中国文化活动在世界上遍地开花,这是一个大好现象。只有参与和关注中国文化的人多了,才能众人拾柴火焰高。”

惠州保单贷款公司
回收橡胶助剂
捕鱼电玩城平台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