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生活

回家过年的路上

2019年04月08日 栏目:生活

大年三十上午,曹明宏从老板手中接过打工的工资后,便连忙回到出租屋,迫不及待地对老婆说:“春芳,快,收拾东西,我们回家过年。”春芳看了眼火

大年三十上午,曹明宏从老板手中接过打工的工资后,便连忙回到出租屋,迫不及待地对老婆说:“春芳,快,收拾东西,我们回家过年。”

春芳看了眼火急火燎的丈夫,嗔怪着说:“瞧你着急的样子,早干吗去了?”说完,便忙打点回家的东西。

很快,小夫妻俩便上了他们刚买不久的二手车。

曹明宏是名水电安装工,工地距他出租屋比较远,加之他们在城里是流动作业,为了工作上的方便,一个月前,曹明宏花两万块钱从二手汽车市场买了这辆车。虽然这辆车已是“老弱病残”,毛病百出,但曹明宏只要一坐上驾驶室,就有了一种做老板的感觉。说实话,跟他一起出来打工的同村人就数他有出息。他不但娶了个漂亮的老婆,还在老家砌上三间新瓦房,现在他又开着刚买的轿车回老家,自然也就有了一种衣锦还乡的成就感。

一个小时后,车开出国道,驶入乡村石子路。由于路面坑坑洼洼,车子开起来像是跳迪斯科。想不到就在这时,喇叭突然不响了。他停下车来,看了半天,也没看出原因来。当然了,他要是能看出故障来的话,修车厂早就关门了。喇叭不响,他心里感到很沮丧,他本想进村时,好好地按一下喇叭,让全村人都知道他曹明宏是开着私家车回来的,现在这个愿望不能实现,心里当然也就有些不高兴。好在喇叭不响,并不怎么影响车的正常行驶。特别是现在进入乡村道路,又是大年三十,行人和车辆相对较少。

行了一半路程时,已到了吃中饭的时间。曹明宏将车子停到路边的一家小饭店准备吃中饭,饭店老板笑着对他说:“对不起,店里的伙计都回家过年了。”

就在曹明宏感到无限失望时,老板娘却笑着对他说:“既然你们这个时候来我店里吃饭,就跟我们一家人吃水饺吧!”说着,便到厨房里端出两碗热气腾腾的水饺。

吃完水饺后,曹明宏要掏钱结账,老板娘连忙对他说:“今天是大年三十,你们能到我家吃水饺中国女装服务平台
,说明我们有缘,还拿什么钱呢。”

夫妻俩道了谢后,又继续赶路。走了半个小时后,曹明宏突然发现刹车不灵了,顿时惊慌失措起来。再走,前面就是下坡路了,要是再这样开下去,肯定要出事。“这破车!真是坑死我了!”曹明宏不禁咬牙切齿地骂了起来。

春芳更是吓得浑身发抖,连声埋怨着:“我不让你买这车,你偏要买。现在麻烦来了吧,这可怎么办呢?”

虽然天气十分寒冷,但曹明宏额头上的汗水却是密匝匝的。他又试了几次刹车,还是无法刹得住车。就在这时,他发现远处的路边有一棵大槐树,而槐树的后边是高高的土堆。他连忙对老婆说:“快系上安全带。”

春芳边手忙脚乱地系着安全带,边用颤抖的声音问道:“你……你要干什么?”

“与其坐以待毙,倒不如孤注一掷了。”曹明宏说着,便将车头朝大槐树撞去。

“嘣”的一声,车子猛地抖了一下,终于停了下来。曹明宏连忙从车上跳了下来,跑到车前去看车子被撞情况。谢天谢地!这车虽然破,但还经得住撞。只是车头瘪了下去,但无大碍。曹明宏上车关掉发动机后,两人一起将车推到大槐树的旁边。

已是大年三十的下午了,路上几乎看不到行人和车辆。曹明宏朝四周扫视了一眼,发现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别说这里是农村,没有会修汽车的师傅,就是有,人家早就关门回家准备吃团圆饭了。“这可怎么办呢?”春芳急得哭了起来。

曹明宏朝她苦笑了一下,安慰着说:“别急,天无绝人之路。相信会有车子路过这里的,到时再请司机帮着修一下。”

一刻钟过去了,不仅没看到行人和车辆,就连天上飞的鸟也没见到一只。曹明宏心里虽然十分着急,但他还是安慰老婆说:“别泄气,我相信会有车子经过这里的。”

说话间,曹明宏突然看到前边有一辆卡车朝这里缓缓驶来。他情不自禁地叫了起来:“噢!我们有救了!”说着,便连忙站到路中间准备拦卡车。

卡车在曹明宏的面前“嘎”的一声停了下来,从车窗伸出一个小伙子的光头来,只听他恶声恶气地责问道:“怎么?你想打劫呀?”

曹明宏打量了小伙子一眼,见他理着光头,脸上有一道十分显眼的伤疤,一副痞子相。曹明宏止不住地打了个冷战,心想,还真不知谁要打劫谁呢?不过,好不容易遇上一辆车,他不想就这样放弃。于是他连忙走了上去,赔着笑脸说:“师傅,你说哪里话呀,我怎么可能打劫呢。”说到这里,他又下意识地看了小伙子一眼,苦涩地说:“对不起!我的刹车突然失灵,你能不能帮我修一下啊?”

光头小伙子从卡车上跳了下来,双手一摊,苦笑着对曹明宏说:“你恐怕找错人了,别说是修车了,我刚拿到驾驶证,开车还不怎么熟悉呢!”

曹明宏夫妻俩听后,顿时大失所望。等了半天,好不容易见到一线希望,结果却是个愣头青。真倒霉,看来这年要在这荒郊野外的鬼地方过了。

就在曹明宏六神无主之际,光头小伙子又开口了:“不过我师傅会修车,他的手艺是的,什么毛病他一眼就能瞧出来。”

“他在哪儿水烛供应
?”曹明宏迫不及待地问道。

“在我们刘堡镇上啊!”

曹明宏听后,又一次感到寡妇死独生子——没指望了市政二级资质转让
。他知道刘堡镇距这儿足有八十公里,别说他师傅同不同意来,就是来回路程,也要两个多小时。这个时候,谁不想在家里跟家人吃团圆饭呢?

光头小伙子见曹明宏一副大失所望的样子,便连忙对他说:“你放心,我师傅是个热心肠的人,他准肯帮这个忙。我这就赶回去把他接来。”说着,便上了车。

曹明宏连忙追上去,对他说:“师傅,我跟你一起去,行吗?”

光头小伙子朝他笑着说:“大哥,你要是跟我走了,留下嫂子一个人在这里,你放心吗?”说完,便驾车扬长而去。

望着远去的卡车,春芳皱脸苦巴地说:“明宏,瞧他这副模样,不抢劫我们就已算是幸运的了,他会把他的师傅请来吗?”

“老天才晓得。”曹明宏无奈地叹口气。

两个小时过去了,三个小时过去了,还是不见光头小伙子和他师傅的踪影。眼看天渐渐地暗了下来,曹明宏真是心急如焚,却又无可奈何。自从三年前外出打工之后,他一次也没回家过年。今天好不容易有了回家跟父母过年的机会,想不到竟然遇上这样的麻烦事。

就在曹明宏快要绝望时,一辆卡车朝这里疾驰而来。“明宏,是……是刚……刚才那辆卡车。”春芳激动得说话都结巴了。

说话间,卡车“嘎”的一声在他们面前停了下来。光头小伙子先从车上跳了下来,接着又从车上将一位缺了右腿的老头抱了下来。曹明宏不禁一愣,这样的人能修车?光头小伙子见他一副呆若木鸡的样子,没好气地说:“还愣着干吗?快帮忙拿工具啊!”

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这老头只花了十几分钟的时间,不但把刹车修好,连喇叭也响了。曹明宏一边道谢,一边掏钱,问:“二位师傅,多少钱?”

光头小伙子朝他笑了一下,开始算起账来:“今天是大年三十,我这来回的路费少说也得500块,我师傅缺了条腿,还特地赶来帮你修好车,跟你们收取300块钱的修理费,不算多吧?”说完,便伸出一只又黑又脏的手来。

曹明宏不禁大吃一惊,天啊!这不是明摆着宰人吗?不过,这个时候他也只能打断牙齿往肚里吞,乖乖地掏出了800块钱递给光头小伙子。

老头朝光头小伙子瞪了一眼,嗔怪着说:“海生,别再跟人家胡闹了。谁出门在外不会遇上麻烦的事呢?”说到这里,他朝曹明宏笑着说:“我们一分钱也不会要的,你赶紧回去跟家里人吃团圆饭吧!”

曹明宏一愣,他做梦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好事,于是连忙说:“大伯,你们大老远地来帮我修车,我们已经过意不去了,你们怎么还不收钱呢?”

老头朝曹明宏笑了一下后,讲起了自己的一段往事。

“十五年前,我开车时发生了车祸,车翻到山沟里。一位不知名的师傅把我送到了医院,并给我付了医药费。由于抢救及时,我的性命终于保住了。当我醒来时,那位好心的师傅已经离开了医院。这些年来,我一直在寻找这位救命恩人,可却毫无音讯。我知道这辈子很难再找到他了,于是便用同样的方式来报答这位恩人,就是在自己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帮助遇到困难的人。所以,当我听徒弟说了你们的事后,便毫不犹豫地来到了这里。”

曹明宏夫妇听后,深受感动。春芳连忙从车里拿出一箱苹果,对老头说:“大伯,这箱苹果你无论如何都要收下。它代表我们的心意,愿天下所有的好心人一生平安。”

“好,好!既然你这么说,我就收下了。”老头让徒弟接过苹果后,对曹明宏夫妇说:“我也祝你们新年快乐!全家幸福!”

这时天已经黑了下来,远处传来了阵阵鞭炮声……

(发稿/周婷婷插图/卢仲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