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人类群星闪耀时奇点大学给我们带来的技术和

2019年04月06日 栏目:旅游

本月,奇点大学在荷兰阿姆斯特丹市中心的DeLaMar theater举行了欧洲峰会(Summit Europe),同时还在北京太庙展开了一次

本月,奇点大学在荷兰阿姆斯特丹市中心的DeLaMar theater举行了欧洲峰会(Summit Europe),同时还在北京太庙展开了一次公然课。正如奇点大学的全球代表和履行董事Salim Ismail所说,我们处于一个奇点,我们正在将人类的经验数字化并加以强化,数字化带来了加速改变。500年之前,Johannes Gutenberg发明了印刷术,为信息活动带来了的自由。Ismail认为我们目前技术的进步可以与Gutenberg等量齐观,乃至我们现在同时拥有“许多个Gutenberg时刻”。从奇点大学这次峰会的演讲中,我们或许能够感受到自己身处的这个闪光时刻。

1、 自动驾驶汽车的未来

在接下来的年,哪项技术改变世界的潜力?奇点大学的络与计算部门负责人Brad Templeton认为会是自动驾驶。他与谷歌的自动驾驶汽车团队共事多年,他认为这项技术具有革命性,不但由于这项技术是可行的,而由于它解决了许多太多问题。

首先,根据Templeton给出的数据,每年全球有120万人死于车祸。其次,有人开车是以由于驾驶乐趣,但大多数人开车只是为了到达目的地。通勤浪费了我们生活中的大量时间,但如果我们不需要操纵汽车,我们就能利用这些时间去做其他事情,而且机器人只会集中精力开车,不用担心它像人类一样走神从而引发车祸。第三,自动驾驶汽车还极为有利于老年人和残疾人开车,把他们带到想去的地方,而不是剥夺他们的行动自由。,自动驾驶汽车能减少交通事故,减缓堵车,乃至改革城市规划。

Templeton继续提到租车的重要性,未来Uber这样的租车公司可以通过各种类型自动驾驶汽车准时将你送到任何地方。将来我们更多的是享受自动驾驶汽车和租车公司为我们带来的运载服务,而不是浪费大量时间和精力在开车和寻觅停车位上,乃至绝大多数人都不再属于自己的一辆车。

这将什么时候实现?戴姆勒许诺接近于完全自动驾驶的汽车将于2020年出现,特斯拉对此的预测是2016年(特斯拉这里指的是“自动化”)。Templeton认为,谷歌在这方面要于传统汽车厂商,他大胆预测自动驾驶汽车将在2020年间被广泛使用。

同时,监管者和政策制定者对自动驾驶这1想法表现出了超越预期的开放,美国的几个州同意初期自动驾驶汽车能够进行公开试验,新加坡、印度、以色列和日本一样如此。未来学家Schwartz相信10年内加利福尼亚可能会为自动驾驶汽车开辟专门车道。

包括Templeton在内的许多人都对目前自动驾驶的进展表示乐观,但我们依然需要重点关注几个重要问题,比如说自动驾驶能否具有道德(《自动驾驶汽车能够具有“道德”吗》),能否保障人类的安全。人类对机器存在与生俱来的偏见,就像Templeton说的那样,人们不能接受被机器人杀死,但接受被醉鬼杀死。所以,自动驾驶在赢得公众对此项技术的信任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2、 人工智能的演变:从失望到颠覆

Neil Jacobstein,奇点大学人工智能和机器人部门的联席主席,他在欧洲峰会上的演讲非常简单明了——只有人工智能。目前我们用人工智能来描述机器学习算法、计算机程序、基于大量数据的自动学习,我们也用其来描述未来理论上的计算机超级智能。在Jacobstein看来,前者在众多领域的运用已得到证实,这并不会给我们带来危险,而后者离我们还非常遥远。

我们具有美妙、充满活力的大脑,但与机器相比,也存在一些重大的局限,例如速度、记忆、带宽和偏差等,而且人类大脑在过去的五万年间没有出现较大提升。Jacobstein认为电脑已经从简单的助手变成了我们可以与之交换的伙伴,它能听懂语言并进行表达,乃至能对大量数据继续管理、挑选和分析。虽然Siri不够灵活,也会犯许多低级毛病,但它还处于萌芽阶段并迅速成长。Watson虽然没有表现出“广泛、深入和奥妙”的人类智能,但当面对泽字节的海量数据时,它具有的处理能力却是人类无可比拟的。

在奇点大学北京公然课上,Neil Jacobstein还提到了深度学习算法、人工智能开放平台的重要性,他认为人工智能将对医疗行业产生巨大冲击,同时创业公司可以利用人工智能与大公司展开竞争。

还有一些更加高级的智能,例如Dharmendra Modha领导的IBM SyNAPSE项目发表了一系列论文,Jacobstein称之为一项杰出的工作,里面不但涉及到新型人脑摹拟芯片,还包括全新的特别定制的编程语言和操作系统等。还有就是摹拟神经络的发展,先进的成像技术将帮助我们更好的理解大脑,而这将启发我们创造出更加强大的系统。“将来我们对大脑的理解就像我们对肾脏和心脏的理解一样。” Jacobstein说。

Jacobstein认为基于硅的反向构造大脑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那时我们将接近Eron Musk所担心的那种超级智能。这样一个具有超级智能的计算机会心生歹意吗?Jacobstein相信这样情况的产生。“这些新系统不会对我们百依百顺,所以这意味着我们必须施加一些控制。”即便我们没法完全理解它们,但在伦理上我们依然要对他们负责——就像我们的孩子一样——这需要具有前瞻性。这多重计划、对行动的层级控制、严谨的测试、将其与其他计算机或互联进行隔离等。

总之,Jacobstein相信超级智能计算机将带来巨大益处——为我们的能源、衰老或气候变化等辣手的问题提供解决方案。他说:“我们具有一个充满前程的未来,我鼓励大家大胆的去建设未来,但在具体实行中要负。”

3、芯片植入将异常简单、DNA技术本钱逐步下降

Raymond McCauley是奇点大学生物技术和生物信息部门的负责人,还是一个生物黑客。他在欧洲峰会的演讲触及到了0.01美金(本钱)人类基因、基因工程、车库生物黑客等。但演讲中为刺激的是赛博格。McCauley深知将技术和我们的身体结合在一起会令一些人排挤。但他说道,我们当中的许多人都将变成赛博格。其实,疫苗接种就是一种技术增强。

这个技术不是天方夜谭,兽医在宠物和家畜体内植入RFID芯片已有几十年历史,而人类的RFID芯片植入是从年中期开始。Diamandis乃至还在现场演示了将芯片植入身体的进程。Diamandis认为RFID在短期内的应用可能在物联的交互方面,我们用自己的手就能开门、发动汽车及付款。McCauley说我们那就给自己一个美的微笑吧还能将联系方式保存在芯片中,与他人握手时就能互换相干信息——就像一张植入的名片。目前距离这些运用的实现还有些遥远,可连接的装备数量在我们日常生活中还很少见,因此我们中的大多数没法使用植入的芯片。而且将芯片植入身体是不是就一定比放置在身体外面的或卡片中好,这仍然是个广泛争辩的问题。

接下来几年,随着我们可以控制的装备数量的增长,真正杀手级运用是在医疗健康领域。健康监测是支持将技术和身体融合在一起的重要理由。就像量化自我,如果我们自己知道的越多,就越能尽快的发现疾病。现在一些可穿着装备很流行,我们戴在手段上来监测我们的运动、心率等。但大家普遍认识到这些可穿着装备存在很多问题。我们很容易把它们忘在家里,或丢在一边,它们不够,它们能够监测一些重要数据,但却不能监测所有。所以下一步的发展方向可能就是可植入装备。事实在于,如果我们能获得更好的健康、阔别医院、乃至活的更久,那人们将倾向于接受将技术产品放进我们身体里的主意。心脏起搏器和可植入胰岛素泵就是当前的例子,这有利于病人的健康,所以他们能够接受。但它不管我们的尊严、我们的难堪除这些极端的需求,那些每天进行健康监测的大众需求会倾向于更小的、更少侵入的装备。

在生物科技方面,Raymond McCauley则是在奇点大学北京公然课上重点讲述了DNA技术的发展,他认为数字生物学、生命科学开始走俏,其中重要的便是DNA技术。由于受摩尔定律的支配,DNA测序本钱在逐步下降,2014年人类基因测序成本约为每人1000美元;2016年会降到4张披萨的本钱;而到2020年,其成本差不多为1毛钱。另外,他还提到了若干将基因技术变成大众及消费产品的科技公司,包括Illumina、23andMe和Second Genome等。

4、机器人不再只是“玩具”

我们近常常听过机器人正在抢我们的饭碗,的确是这样,但首先它们需要的是成长。奇点大学CEO、创始人Rob Nail说到。

他在演讲中展现了一些来自去年12月DARPA机器人挑战赛的镜头,里面的机器人都是在履行一些不需要思考的任务,包括开门、转动阀门、爬楼梯等。它们在履行任务时失败了许多次,但这就是截止到目前机器人领域前沿的研究。Nail认为今天大多数机器人都还只是“学步的儿童”,但他相信这延续不了多久,因为有许多基础因素正在驱动机器人向前发展。

首先,传感器更加便宜、普遍和可嵌入。使用传感器来测量运动、定向和本身定位,使用摄像头来视察周边即时的环境,机器人能够寻找平衡、导航及辨别和控制其他物体。其次,机器人编程变得非常简单,因此可以轻易控制机器人去完成某些任务。不久前,机器人编程还需要特别先进的开发技术,而如今一个在家里或教室里的小孩就能做到。这些趋势降低了准入门坎,减少了本钱,将有更多的人来开发机器人,相应的也会有更多的人能买得起机器人。还有一个驱动因素是对机器人领域的投资。谷歌去年收购了8家机器人公司,软银收购了Aldebaran,这些巨头预感到了机器人行业的未来。Nail在演讲时,Aldebaran Nao robot就在旁边并与之进行互动,不久前像这样的机器人的售价为数万美金,而且实验室。而现在的价格仅为8000美元,可以供更多的人使用。

与Nao这个私人机器人不同,大多数机器人还是生活在工厂里,传统意义上的工厂机器人都是在履行一些脏乱或危险的任务,但目前的机器人在工作中已表现的非常精确、快速和稳定。与此前非全自动的工厂机器人不同,Rethink Robotics公司开发的机器人Baxter变得更加灵活,他们没有被编程去在一个高度精确的环境中履行一项极为专业的任务,而是可以胜任任何一项工作,在被引导过一次以后,它随后可以精确的重复几百万次。

但机器人也不甘心只待在工厂。Nail正在使用Beam telepresence robot与他人进行视频通话。这类机器人可以用于公司的远程通话,来取代传统的会议。

同时,清洁机器人也在家庭中变得流行。Dyson接下来推出的360 Eye将与iRobot的Roomba进行竞争。Nail重点强调,我们不应当被它们当作只具有单一功能的系统,它们可能将进化成平台,就像从智能中诞生出的各种运用一样。另外一个例子就是Nest,谷歌耗资32亿美金对其进行收购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它具有成为平台的潜质。而今年6月,Nest就发布了开发者计划,提供整套开发接口以方便第三方应用和Nest现有装备整合,另外,还提供包括Nest开发社区、完备的API接口手册等在内的软性开发环境。这足以看出Nest进化成平台的可行性。

而且人类有种特殊的机器人情节,Nail提到iRobot的调查表明,有40%的用户会在年内就给Roomba起个名字,30%的用户会带着它去度假。虽然这些机器人在短期内无法具有情感,但它们可以通过摄像头、麦克风和软件从声音和表情中辨认出不同的情感暗示,从而适应我们人类的情感。

虽然Nail谈到多的是为人类提供服务的机器人,但他也没有忽视另外一个重要成员——机器杀手,他认为即便将来无人机有着比军事更加广阔的援用,我们仍然会为其配备武器并将其送去战场。军事上使用无人机去履行攻击任务已很常见,而根据消息, NASA Ames 研究中心跟來自几个大学的研究员正在研究一款可以在使用后自动消失的无人机,大大下降了被侦测到的几率。

Nail认为机器人革命不会放慢脚步,他预测在明年6月的DARPA机器人挑战赛上会看到机器人更好的表现,我们届时会深刻感受它们的成长有多迅速。

5、 当科技遇上艺术

Daan Roosegaarde是Studio Roosegaarde(致力研究创新的互动技术和设计的工作室)的负责人,他在兴趣在于艺术和科技的融会。他在欧洲峰会的演讲中提到了有许多事情是没法独自完成的,我们需要彼此共同创造一些东西,比如说我取悦你的大脑的同时也会令自己感到高兴。他一直看重的就是这类人与人之间、人与空间及科技之间的动态关系。

Roosegaarde展现了工作室的几个项目,其中出名是“Smart Highway”,1段三英里长的特别开发的涂料白天吸收眼光,夜间提供8小时的照明。他想要制作一种可交互的马路,通过使用具有温度感应、可以改变色彩的涂料对结冰路况发出警示,或者是能够为电动汽车充电的马路。他想借助可交互的灯光景象来增强城市功能,甚至配备转基因发光植物来提供自然光。而且他的大胆假想还不止如此。

Roosegaarde还计划在北京的公园上空建造一种真空吸尘器,以起到吸收烟雾颗粒和净化空气的作用。在这个开发进程中,他的工作室收集了一整罐的烟雾颗粒,然后将其压缩成碳立方体制成戒指和袖扣,他们计划通过出售这些“烟雾首饰”来为抵抗雾霾运动融资。不过,他承认该方案主要是为了吸引人们对空气污染的关注,不是真正可行的解决方案,真正的答案需要环保汽车、不同的工业和生活方式。

Roosegaarde知道这些听起来都有点反常规,但他相信实用主义会成为阻碍创新的借口。一些想法会由于我们下意识的自我调理而被关掉,我们的每一个灵感都应当超出那种不可避免的“这很好,但是……”的心理状态。他说,能找到5000个不去做这件事情的理由,固然,在具体实践时需要理性分析并把握住深层次的核心。

6、理解“加速”和“指数思惟”

在信息技术的变革下,“加速”是规则,但事实上人们常常疏忽这一点。我们的本能常常影响我们对技术进步速度的判断。

首先,计算能力的指数增长不是过去式,而是在可预感的未来一直延续下去。Ray Kurzweil表示,虽然当面的技术周期是由集成电路驱动,但在我们完全消耗掉它们的潜力之前,这个过程不会结束。自代计算机出现后,指数级技术进步就一直使人惊喜的延续了下来,前仆后继。一旦这些指数级增长延续,我们就能期待另一个十亿级范围的进步会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间出现。

其次,计算能力的指数增长步伐不单单局限于我们在我们的智能、笔记本等个人消费产品,数字信息的气力正在向其他领域渗透并促使它们获得一样的进步。

第三点是Neil Jacobstein在奇点大学中国公开课中提到的,指数技术不是各自孤立的,而是相互融会和增进的,当我们把计算能力、人工智能、生物技术、纳米技术这些都呈指数增长的技术连接在一起时,指数增长的效果会更加明显。

因此,对技术的未来做出预期的关键在于理解这些指数曲线。起初它们表现的较为缓慢和线性,但这是欺骗性的,但加速持续下去时,仅需30步就能到达10亿。如果说的精确一点,有一半的指数增长都是产生在一步。但很少有人能坚定把指数思惟作为指点原则,即便是那些领会到指数趋势的人。我们的大脑和社会结构决定了我们很难接受这种加速理念。

这就是我们今天为什么屡屡对技术怀疑和惊奇的缘由,此次奇点大学的欧洲峰会和北京公然课给我们带来了若干具有指数增长潜力的技术,更加重要的是使我们明白了指数思维。奇点大学在北京太庙的公然课上,Neil 的一句话使人印象深刻:人类历史就是教育和灾害的赛跑。奇点大学的意义就是将这个时代技术发展的规律进行教育普及,使我们做好应对这个时代变迁的准备。而这类教育的价值就是让我们明白了自己身处这个时代的历史意义,这是Bryan Johnson 眼中那个“历史上想象力和创造力的距离,从未像今天这么近过”的时期,也是Eron Musk、Ray Kurzweil、Richard Branson、Daan Roosegaarde这样的梦想家带给我们的灵感和勇气,以期待在这个已经准备就绪的时期中积极、大胆的去做一些不一样的事情。

公众号:机器之心(ID:almosthuman2014)

宝宝烧到39度怎么办
小孩发烧39度严重吗
宝宝发烧39度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