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法律

假玉衣怎么值的24亿大师们也华丽地崩溃了

2019年02月25日 栏目:法律

假玉衣怎么值的24亿?大师们也华丽地崩溃了今天 大师 的头衔不再是靠口碑,而是靠授予,靠自上而下的赏赉,那么再蠢的大师也明白孰轻孰重,应

假玉衣怎么值的24亿?大师们也华丽地崩溃了

今天 大师 的头衔不再是靠口碑,而是靠授予,靠自上而下的赏赉,那么再蠢的大师也明白孰轻孰重,应该向那方面使劲儿。国家是谁,老百姓是谁,大师们看不见,但领导是谁,给头衔的是谁,他们绝不会搞错。于是,一等大师跟大官,二等大师跟大款,那么,他们还那有工夫来帮着良心去说话,还那有时间去砥砺人格,还那有闲心管国家与百姓的损失呢? 凭着两件伪造的 玉衣 ,商人谢根荣骗贷数亿元,因为,他手中握有史树青、杨伯达等5位专家开出的鉴定结果,他们为假古董估价24亿元! 史树青,着名文博大师,生前曾任北京大学考古系研究生导师等职,杨伯达,曾任故宫博物院副院长,而其他三位专家在行业中也是赫赫有名,可为什么几十万鉴定费,就能让他们集体看走眼呢? 令人不解的是:如两件 玉衣 是真的,则属于国家珍贵文物,怎能沦落私人之手?5位专家应立即报警才是。如果是假的,他们又怎敢开出24亿元的天价? 其实道理很简单:24亿再多,专家们掏的也不是自己的腰包,只要鉴定费给够了,240亿他们都敢估。在评估过程中,他们不会失去任何东西,只有获得。 那么,谁受损失了呢?是国家,是普通老百姓。但不论国家还是百姓,都需要有一个清晰的利益代言机制,一旦这个机制模糊,不能及时对侵害国家与百姓利益的行为加以严惩,就会给某些人以投机的空间。 于是,区区几十万元的利益,就敢开出24亿的大单,如此巨大的落差,生动地展现出我们社会中投机成本之低,如此,那个专家能不心向往之? 不入流的,代言非法广告,名气大了,就搞点假鉴定、假学术,真是登峰造极,则或 含泪 ,或 做鬼也幸福 ,或 尽献苍生做党臣 。所以我们骑自行车污染比汽车大,呼吁援助穷孩子算无知,连拥有下岗职工,都算国家财富了。无怪乎教授们要对毕业学子高呼,不赚够几千万,不能回去看他。在一个忽悠要给自己定指标的时代,开个24亿元的鉴定,算什么大事? 按理说,在法律监管不到的地方,学者应有独立人格在,应坚持真理、道义与学术尊严,可为什么连大师级的人物,也会霸气侧漏呢? 因为,今天 大师 的头衔不再是靠口碑,而是靠授予,靠自上而下的赏赉,那么再蠢的大师也明白孰轻孰重,应该向那方面使劲儿。国家是谁,老百姓是谁,大师们看不见,但领导是谁,给头衔的是谁,他们绝不会搞错。于是,一等大师跟大官,二等大师跟大款,那么,他们还那有工夫来帮着良心去说话,还那有时间去砥砺人格,还那有闲心管国家与百姓的损失呢? 值得焦虑的是:当大师们也华丽地崩溃了,谁来承托我们这个民族的精神理想?

2017年联合会杯具体赛程葡萄牙首战墨西
中石油青海油田借助勤哲Excel服务器软
360手机浏览器装机量破亿增速快紧逼Q